□曹建平
  又到了凌晨兩點。車頭的燈光,將公路兩側的反光釘照得通亮,與警燈交替相映,不知名的小蟲不時敲打著車窗……
  沒有星光的夜格外深。一輛輛貨車滿載著貨物,看似一座座移動的小山,行駛中有些飄忽。“嘟嘟”,按響喇叭,司機有了警覺,透過車窗,還能看到帶著歉意的微笑。路中央,一虛一實的標線不斷跑向車後,跳動的公里數記錄著巡邏的里程。巡邏既枯燥又單調,卻來不得半點馬虎。一輛小車呼嘯而過,超速!立即燈光示意,小車尾燈亮了,車速悄然減下。司機兄弟,這夜深寧靜的高速公路,超速是禍,平安是福。
  兩側的護欄筆直通向遠方,只是這一段扭曲了,一定是白天的那起事故吧,還沒及時修複,靠邊停車,增設幾個錐筒,回頭望去,心踏實了很多。
  前方應急車道似乎有個東西,減速,靠邊停車。原來是一輛小車斜停一邊。在手電的照射下,駕駛座上有名壯漢,透過車窗縫隙,傳出陣陣鼾聲。敲窗,再敲窗,終於看到一雙朦朧的睡眼,透出畏懼的眼光。司機下車接受檢查,我取出酒精測試儀。滴滴滴,數據顯示為零。耳邊重覆著那句——“太累了,實在困得不行,我認罰。”其實,此刻我多麼希望聽到的是下不為例的承諾。查證、開單、處罰,收起PDA,回到警車。看著遠去的車輛,希望這種行為少點,再少一點。
  到了服務區,幾輛客車和危險品車依次停靠在專門區域。守點保安逐個核對登記台賬。閑談中,大伙對客運車輛限時通行都比較理解和贊同。一位老漢取來家鄉出產的蘋果,說:“民警同志,這麼晚你們還在執勤,吃個蘋果吧!”我婉言謝絕了老人的好意。陡然發現甘甜幸福的味道如此簡單,就是群眾的一聲問候。
  繼續上路,困意已去,草叢裡,蟲兒彈奏夏日夜晚最動聽的交響曲。這是高速交警再熟悉不過的旋律,陪伴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夜晚。
  突然,前面的一輛小車緊急打了個S形,行車道上一個白糊糊的東西散落在路中央。途徑車輛不時緊急避讓。緊急停車,鳴響警笛,打開車門,一個箭步沖了過去,東西很沉,是整整一大包壓實了的硬板紙。我不時張望著來車方向,見縫插針,終於把它拖移到路肩。望著身邊疾馳而過的車,我長舒一口氣。
  東方已經露出暗紅的雲彩。此時,老婆應該快起床準備早飯了吧?今天兒子會不會賴床呢?她為我準備的那杯酸奶忘在了值班室,會不會發酵了……
  高速公路上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,路面上有一層淡淡的晨霧,又是一個不眠之夜。回到隊里,工作記錄本寫下了夜班最後一條記錄——今夜平安。
  (作者單位:江蘇省無錫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隊)
  (原標題:今夜平安)
創作者介紹

整合負債

su77sulnd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