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日凌晨,宜賓市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,稱確認爆燃公交車系人為縱火造成,唯一的死者為縱火嫌疑人餘躍海。
  下午5點,宜賓市政府新聞辦再次發佈通告稱,5·12公交車燃燒事件中,宜賓市醫院共收治傷員77人,傷者中最大的88歲。其中重危8人,重症4人,中度17人,輕傷48人。
  隨下海潮選擇停薪留職
  據調查,餘躍海的戶籍所在地為內江市市中區白馬鎮雙河村。據多位村民稱,村內居民多為陳姓和廖姓,外姓人甚少。經該村村委會一工作人員證實,餘躍海確為雙河村人,並曾在村內唯一的初中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擔任老師。
  現年60歲的朱棟林還在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教書,關於餘躍海的親人,朱老師只知道其父母親可能都已經去世,和前妻有一個20多歲的兒子早已外出務工。
  67歲的廖永湘早已從學校退休,在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任教時,他曾與餘躍海“搭檔”教過初中的各個年級,他教數學,餘躍海教政治。他說,大概是九幾年的時候,跟隨“下海”熱潮,餘躍海選擇了停薪留職外出經商。2004年,還是他幫包括餘躍海在內的多名老師一起辦理的辭職手續。
  內江市市中區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2004年10月,教育部門清理學校外出人員前,餘躍海辦理了停薪留職。當時,教育部門要求外出人員返校,餘躍海因不願回校,便辭職離開了學校。
  據相關部門初步調查,餘躍海系內江市市中區白馬鎮雙河村人,生於1963年1月16日,1989年8月至2004年9月在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任教。
  昨天下午,市中區外宣辦的工作人員稱,“我們也是在他出事後開始調查他的情況,但他2004年離開內江後,也無親屬在雙河村,其他情況不詳。”
  女友稱其曾在精神病院就醫
  據瞭解,餘躍海曾在十幾年前就職於內江希望職業技術學校(現已與內江信息工程學校合併組建成內江市大千職業技術學校),從事招生就業和學生管理工作。內江希望職業技術學校校長劉志和回憶,“他跟前妻早就辦了離婚手續,後來這個老婆姓郭。”
  另據該校相關負責人秦先生回憶,1997年底餘躍海突然離開學校。“說他和一個女生好上了,女生的丈夫跑到學校來。”秦先生說,女生姓郭,時年二十四五歲,有丈夫和孩子,後來他們都與原配離婚,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,學校還為此召開過相關座談會。沒多久,郭某和餘躍海就先後離開了學校。
  昨天,有媒體聯繫到餘躍海伴侶郭某,她說,餘患有精神分裂,曾在宜賓康復醫院(精神病院)看病,也一直在家吃藥,並稱公安機關也有其相關記錄,“他在宜賓早就是風雲人物了”。郭某還稱,“就算他十惡不赦,但他畢竟……誰也不願意發生這種事,我也很悲痛。”郭某表示,自己和餘躍海並未結過婚,“有什麼我都全部告訴警方了。請不要再問我有關他的任何信息。”
  據瞭解,餘躍海確實曾於去年10月在該醫院就診。
  三四年前回過內江舊校
  67歲的廖心明負責給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守夜,最後一次見餘躍海是在三四年前。他回憶,當時餘躍海著裝斯文,性格沒變,還是多熱情,和在學校時沒什麼區別,只是身體有些發福。“我剛開始還沒認出他,是他主動給我打招呼,還遞給我一支煙。”
  餘躍海向廖心明詢問了學校老師的近況,還說他在宜賓工作,聽說後來還在宜賓再婚生了娃娃,常住宜賓,很少回內江。“不曉得他到底在做啥子生意,但應該是找了點錢。”
  只差一字內江七中躺槍
  內江七中位於內江市市中區梅家山,和市中區白馬鎮的內江七初中是兩所不同的學校,可就是這一字之差,讓不少人誤以為餘躍海曾在內江七中任教。
  李立(化名)是內江七中保衛科工作人員,他說,“9點半,城西派出所3位警官也來了,拿了餘躍海的身份證信息,問我們是不是學校保衛科的人。”看到餘躍海的身份證上顯示的是白馬鎮,他向警官提出,人可能是內江七初中的。“偶爾有內江七初中的信件、花名冊寄到我們這,一年有兩三回。”
  □事件講述
  小學生目睹男子點火
  在武廟街小學讀五年級的張華(化名)放學回家,他和3名同學站在車後門的過道上,在南門橋站,張華看見一位中年男子從後門上車,車駛離站台不到兩分鐘,車內出現刺鼻氣味和濃煙,車內變得驚慌混亂。張華和伙伴們從車窗跳出逃生。
  “他就挨著我站著,離我很近。”在中山街小學讀五年級的陳浩(化名)稱,中年男子持粉紅色布口袋上車,站在車門附近,不久從袋中拿出一個白色塑料瓶,擰開瓶蓋,將瓶內液體倒在自己腳下,隨後從衣服口袋中摸出打火機將布口袋點燃,“他和我們的腳就著起來了”。後門被打開後,陳浩逃脫。在事故中,陳浩頭部和四肢多處被燒傷。站在陳浩左手邊的餘果(化名)也目睹這一過程,她手臂和雙腳被嚴重燒傷。
  車內錄像資料公佈
  另外,第一現場的完整影像資料被保存在車頭監控儀中。根據官方提供的消息,通過查看監控錄像,事發前一持袋中年男子在南門橋站上車後不久,突然點燃了放在公交車門附近的不明物體,起火後,司機提起滅火器滅火,隨後用安全錘敲碎玻璃,組織乘客逃生。
  車上起火冒出濃煙,相當多的居民看到了14路公交車的異常情況,有的驚獃了,有的跑過來,有的快步跑遠。目擊者朱雲華說,當時以為是焚燒垃圾而已,好奇帶著3歲孫子跑過去看,“太嚇人了,大人小孩一個個被救出,但身上大大小小的都被燒傷,我捂著孫子的眼,不敢讓他看!”
  朱雲華說,前晚自己根本不敢睡,滿腦子都是燒傷的乘客,“還有後車門處被燒得面目全非的人,他們說,他就是縱火嫌犯。”
  朱家銀說,自己是發現公交車爆燃的第一人。“當時我正超車,行到車中部時,突然聽到裡面的爆燃聲和救命聲。”朱家銀大喊“停車”,順勢將騎的電動車放倒,狂奔過去救人。這時一男子拿著鎚子將車中左側車窗敲碎,一名3歲小孩被母親抱出,小孩死勁摟著母親的脖子,朱家銀立即上前抱出小孩,隨後他又從這條通道中成功救出5人。在公交車另一側,剛好路過的李新也正和朋友救援,“車內濃煙滾滾,前門緊閉著,我和朋友趕緊扒門。”
  巡邏的交警發現濃煙後,立即通知在南門橋橋北站崗的警員,羅克華和吳海峰兩名交警接到指示後趕往200米外的事發現場。南門橋是宜賓重要的交通幹線,相隔金沙江,北側是老城區,另一側是南岸。事發後約10分鐘,正處於下班高峰期,堵成一鍋粥。吳海峰指揮交通,並向來往的汽車司機求救,羅克華則參與救援,在其將第7名乘客運出後,自己因吸入過多濃煙,呼吸不暢暈倒。
  當事公交司機深感不安
  朱家銀所說拿鎚子敲窗戶的男子,後來被證實是司機肖坤明。在聽到“著火了”的呼喊後,肖坤明立即剎車拿著滅火器奔到車尾滅火,隨後用安全錘敲窗救人。在救援過程中,肖坤明頭部和手臂等多處受傷。
  昨天中午前,肖坤明一直未進食,在這次事故中,77人被燒傷,公交車燒毀,這對於有著20多年駕齡的老司機來說,無疑是一場打擊。“從翠平天橋到三中這段路,我已經反覆走了兩年多,運送了數不清的乘客,讓這麼多人受傷,我真的無法自安!”肖坤明對京華時報記者說。
  京華時報記者王莉霞  (原標題:宜賓確認死者系縱火嫌疑人)
創作者介紹

整合負債

su77sulnd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